[調酒介紹] 酸中帶辣的沁涼口感—莫斯科騾子(Moscow Mule)

簡單好做的莫斯科驢子,獨特辛辣酸甜口感,一定要試試看!

 

說到,你的第一印象是什麼呢?薑母鴨?黑糖薑茶?還是中藥?童年時期有些人可能還吃過薑軟糖(還是用軟盒裝著,很像駱駝牌香煙)。要是今天調酒師想請你喝一杯帶著薑味的調酒,你覺得如何呢?很多台灣人的第一個反應都是先皺眉頭,然後露出「矮鵝~~」的厭惡表情。

薑薑薑薑~

觀察了一陣子之後發現,這種現象可能跟中西的飲食文化有關,台灣人從小接觸到薑的情況可能都是跟生病或是料理有關係,比較少跟「飲料」扯上關係(地瓜甜湯不算)。那歐美的情況則是完全相反啊!許多歐美醉漢對於加了薑汁或薑味的飲料可是愛不釋口啊!今天要跟各位分享的酒款,就是用戰鬥民族的日常飲品—伏特加,加上檸檬和薑汁汽水所調製的飲品,鼎鼎大名(疑?有人知道嗎?)的莫斯科騾子。

有酸有辣的莫斯科騾子是不少醉漢的必修課程

伏特加的崛起

我們先不管戰鬥民族是不是真的平常就在把伏特加當水喝。至少在早期,世界烈酒的流行趨勢是從白蘭地開始,再延燒到威士忌,接著掀起琴酒風潮。但~伏特加呢?伏特加去哪了?的確,早期很少酒吧在調酒時使用伏特加。畢竟扣除掉酒精味,這不過就是一般的水而已嘛~

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美國禁酒令之後才有所改善,伏特加憑藉著他無色又無味的特性,在那個風聲鶴唳的年代迅速竄紅。警察杯杯來的時候,純飲的伏特加放在玻璃杯裡也只像是一杯普通的水,看起來毫無破綻。如果把伏特加跟果汁混在一起,也不會破壞果汁原本的味道,這根本就是為禁酒令而生的酒啊!

「大人啊,這就只是一杯柳橙汁啊!」

莫斯科騾子怎麼來?

關於莫斯科騾子的來源就不得不提到這三個人:傑克摩根(Jack Morgan)、約翰馬丁(John Martin)和魯道夫・卡納(Rudolph Kunett)。傑克是好萊塢著名餐廳「雞與牛」(Cock’n Bull)的老闆,約翰是休伯萊恩(Heublein)公司(思美洛伏特加的經銷商)的總裁,魯道夫則是思美洛(Smirnoff)伏特加部門的主管。

不是這個雞與牛

這三個人在 1946 年的某個晚上在 Chatham Hotel 的 Bar 裡湊在一起喝酒,三個人各自有煩心事。傑克煩惱店裡的薑汁啤酒銷售不如預期,約翰的倉庫裡堆滿了大量的銅製馬克杯,魯道夫的伏特加銷量也是達不到標準,擔心著要被老闆碎碎念。

這三個人在酒吧裡哎哎呦呦的,互吐苦水時忽然靈光一閃,「對啊!通通湊在一起不就得了!」於是決定以魯道夫的伏特加當基酒,再加上雞與牛的薑汁啤酒,最後用銅製馬克杯盛裝,並以這樣的標準配備做宣傳,強力放送洗腦社會大眾。

「雞與牛薑汁啤酒既順口又不礙胃」

莫斯科騾子 配方與作法

沒想到靈光乍現的想法竟然一戰成名,三個人不僅達成各自的目標,還在調酒歷史上留下了一杯經典調酒。現在很多酒吧都有提供莫斯科騾子,但要是不想出門喝,也可以在家自己做。不過薑汁啤酒在台灣比較不常見,因此大多會以薑汁汽水作替代,以下提供酒譜(其實跟雞與牛的配方差不多)讓各位在家自行玩耍:

  • 伏特加 2 oz
  • 檸檬汁(約半顆檸檬的量)
  • 糖 酌量
  • 薑汁啤酒或汽水

在雪克杯中加入糖、伏特加、檸檬汁,加冰塊後搖勻,如果你夠認真就找一個銅製馬克杯倒進去,如果找不到銅製馬克杯,隨便拿個星X克馬克杯也沒人會跟你抱怨。最後倒入薑汁汽水,放個檸檬當裝飾,再擺幾片薑片,一杯 1946 年的味道就在你家廚房誕生了,是不是很簡單,好想自己試試看?

雖然台灣大多數人對於把薑放在甜甜的酒裡都會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什麼!薑!不要~~),但其實台灣有很多甜點都有加薑汁,比方說豆花、地瓜薑湯,認真想一想,其實也沒有那麼難以接受啦!下次想要一點帶著辛辣的暢快感時,試試看莫斯科驢子吧!去酒吧喝也好,自己做也好,說不定會是你下次去酒吧的新選擇!


為了讓大家也能輕鬆在家做調酒,一飲特別推出優惠組合,包含了俄羅斯正港戰鬥民族飲用酒「俄羅斯人伏特加」,以及梵提曼天然草本釀造,少見的「辣薑汁啤酒」(不是汽水喔)!讓妳體驗最具原始風味的莫斯科騾子,辛辣酸甜的沁涼口感,簡單好做,相信你一定也會愛上它!(點我購買)


[調酒知識] 趕進度的最佳夥伴–長島冰茶(Long Island Iced Tea)

[調酒介紹] 派對必備超大容量調酒——賓治酒(Punch)

[調酒知識] 醉漢的末日,美國禁酒令時代

[調酒介紹] 經典老派的熟悉滋味 – Old Fashioned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