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專訪] World Class調酒大賽怎麼比?2019台灣冠軍Tony告訴你

調酒比賽在比什麼?除了調酒還有許多想像不到的東西!就讓去年台灣冠軍告訴你

 

有在關注調酒的人可能都有聽過「World Class」調酒比賽,這是由全球最大的烈酒商帝亞吉歐舉辦,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知名的調酒比賽。從報名到決賽,要花到將近一年的時間,光是要從地區賽脫穎而出就相當困難。

但許多人可能不知道這個比賽實際上比了些什麼?這次我們邀請到 2019 年 World Class 台灣區冠軍、世界季軍的調酒師 Tony,請他來跟大家介紹一下他在 World Class 的比賽經過。

 

哈囉 Tony,先跟我們介紹一下你自己吧!

我是 Testing Room 的 Tony。我在 2019 年的時候拿到 World Class 台灣區的冠軍;世界賽第三名的成績。如果大家要找我的話都歡迎來到 Testing Room,包含我們樓下的品牌 Draftland 也都可以喝到我的調酒。(Testing Room在這邊,Draft Land的二樓。)

可以簡單介紹一下台灣World Class 比賽的流程項目有哪些?

簡單來說,我覺得 World Class 算是一個非常全方位的「調酒師比賽」,甚至已經不算調酒比賽。會這麼說是因為這個比賽涉略的範圍非常的廣。

以台灣區來講,最基本的初賽是筆試,甚至有時侯會有聞香或品飲。複賽到決賽的關卡會比較多,至少三到四關。從經典調酒、到每一年都會穿插額外的 signature cocktail (創意調酒)挑戰,接著還有 speed round(速度賽)、food pairing(餐酒搭),甚至 2019 年的決賽有個新關卡是 bar takeover

signature cocktail 主題是單一原料,講的是如何把一個食材發揮到淋漓盡致。我選的是西瓜,用冷凍濃縮的方式先萃取出濃縮的西瓜汁,用來做調酒主要的風味。後半段會剩下澄清的西瓜水,再用西瓜水和西瓜皮做醃漬物當裝飾,醃漬的汁液去調整雞尾酒的酸甜。

bar takeover 是我們要自己設計一個酒吧。我做的主題是探險者,因為這關基酒是約翰走路,他們家族走遍全蘇格蘭,把所有最好的酒集合起來調和。那我覺得它是一個冒險的精神,也跟我們調酒師很像,我們也是要走到各地把最好的味道結合創作出一杯調酒。

然後還有一個 speed round,考的就是組織力和穩定度。我們必須在限制的時間內,調配出一定數量的酒款。第一個要點就是速度,台灣賽制在時間內完成就沒有問題。再來是風味一定要在一個水準之上,評審會去試喝每一杯。然後會看組織力和臨場反應,在高壓快速的出單下,有沒有辦法去應付任何的突發狀況。

國際賽有幾個關卡?比賽方式是?

每年平均會有 5 到 6 個關卡,像去年總共有6個,都是不同基酒、不同主題。比到世界賽時只有一個半月的時間可以準備,會需要非常密集的準備、調整、練習。

往年都是逐關淘汰各一半的人,最後冠軍是用每關積分累積去選出來的。去年比較特別,主辦單位覺得各國選手都花費很多心力準備,也飛過來比賽了,希望都能有機會都能展現。所以去年是比到第五關才取出前八強,再比最後一個挑戰,然後一樣用積分選出冠軍。

印象最深刻的關卡是?

對我來說是一個 RTD(readt to drink,即飲調酒)的關卡。它需要做兩款飲料,一個是 fizz 型,另一個就是 RTD。這個關卡還必須要設計情境,一個適合飲用它的地方。有點像是拍廣告,要去向評審宣傳這個產品。

我就設計「野餐」這個主題,因為其中一個重要的元素就是 RTD,這跟我們 Draft Land 和 Testing Room 品牌的核心精神—飲酒生活化有點相關。

野餐大家會選用一些像啤酒、紅白酒,這類方便飲用的東西。但目前市面上還沒有那麼多口感層次豐富的罐裝雞尾酒,很少會帶到這樣的飲料。在這關我就帶了一整組的野餐道具,有野餐桌椅、野餐推車、野餐墊等。上台的時候就請評審坐到野餐區上面,再呈現我的飲料給他。

 

這次有 50 幾個選手參賽,有沒有觀察到什麼特別的趨勢,或是印象比較深刻的選手?

其實沒什麼機會看到其他選手參賽的過程。因為這次比的人很多,關卡也很多,所以沒有那多時間在比賽期間看其他選手再做什麼,會比較專注在自己的東西上面。但比完賽有回頭去看直播,現場只有看到一兩個選手,不太好說各國有什麼不一樣。

不過普遍來說西方國家的選手比較放;比較會展現自己,呈現的風格是把評審當作朋友或客人這樣去做接待招呼。亞洲選手感覺上就比較嚴謹一點,比較像考試的感覺(笑)。

另外去年很有趣的是前 8 強有 5 位是亞洲人—台灣、香港、韓國、新加坡、日本,是歷年來第一次。以往大部分都是 2 、3 位。所以我覺得亞洲的調酒市場、調酒技術一直不斷在成長,也被世界認可。

有沒有什麼是感覺沒來參加比賽就不會有的經驗?

我覺得比賽最緊張也最有趣的地方,大部分都是在準備的時候。因為每個關卡要求都不一樣,所以要去找很多不同的主題。比如有些關卡我做比較東方元素像是茶的,那陣子就做了許多對茶的研究,也去找了很多茶的東西。

有一個關卡也很有趣,簡單來說它是要在雞尾酒裡面去實行永續發展這件事,就要去找一些平常不太會去涉略到的主題。我在這個關卡去找了一個台灣非常大的玻璃回收工廠,叫作「春池玻璃」。我們一起設計了一個香檳杯,是專為這個關卡使用的。藉由這些機會接觸到了許多平常不會去看的東西。

比賽的時候你有遇過什麼失誤的情況嗎?要如何救回來?

像台灣區 Speed round 的時候我就做錯了一杯酒,有一個材料沒加到。我就直接跟評審說:這個酒我做錯了,但還有時間我要在做一杯,就用 free pour* 的方式再做一杯。大多數台灣調酒比賽都是習慣用量酒器,所以說身為調酒師 free pour 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技巧(笑)。

*free pour 是指不使用量酒器直接用酒嘴倒酒,因為酒嘴每秒倒出的量是固定的,調酒師可控制秒數決定倒出多少酒。


原來調酒比賽不只是上台調酒,還有各種面向的主題要考慮。像是永續發展、單一食材利用,原本都難以想像跟調酒有什麼關係,真是太厲害啦~

延伸閱讀:
[調酒知識] 5場你必須認識的國際級調酒比賽!
[調酒知識] 日本調酒師的職人精神!金子道人&渡邉匠講座分享
「咖啡調酒大賽」沒你想的那麼簡單!咖啡店與酒吧的全新形態?


訂閱一飲樂酒誌電子報


推薦閱讀

專業琴酒認證!早鳥價最後機會

八月班早鳥價招生中,馬上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