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說:潦倒的時候,才喝得出真正的滋味

基本上我們這種就可以歸類為人生派,重點不是你選擇什麼酒,而是那個活在當下的人生。

這次一飲拜訪了一位超有個性的大叔黃威融,他過去走闖媒體圈多年,曾任《小日子》雜誌總編,近期出版了《中年大叔的20個生活偏見》。他喝酒從不考慮多麼了不起的牌子,隨興所致,「在喝酒這一塊, 請把我歸類為人生派!」他說。

Q:平常黃總編都喝些什麼酒呢?
A:我的生活很複雜,所以我喝的酒也很複雜,什麼都喝,和不同的朋友,或是情況不同都喝的不一樣。

Q:那…最近有什麼喝酒的特別經驗可以分享?
A:參加一堆尾牙真是痛苦啊,而且明明是很不錯的出版社尾牙,居然在餐酒選了一支很爛的紅酒,喝得真是痛苦啊,還不如喝水。我敢說那個主辦人不喝酒,這也就算了,也沒有對生活的體驗,我相信就算300塊也一定有很CP值很高的酒,但怎麼會供這酒啦!其實就是因為主辦人不在意。

黃總編與他的酒和書們 (Photo credit : Siasia Lee)


Q:有沒有最喜歡喝什麼酒?

A:最喜歡的是金門高粱啊!

立刻起身拿出工作室裡的不同年份的紅標金門高粱,以及節慶配送專用高粱擺上桌。(速度也太快了)

Q: 這幾瓶喝起來有不一樣嗎?
A:有喔,喝看看就知道,先給你們試喝三節特別款,53度。 一般來說高粱有黃標,白標和紅標,在便利商店很容易買到的是黃標和白標,黃色的最便宜。 我一開始也很困惑,字都一樣,顏色不同,價錢不同,但其實很簡單,你要相信價錢!

我也曾經需要現金週轉過,喝酒一定要人生潦倒的時候才會喝得出滋味! 拜託!我當然知道什麼是好酒,但就是沒有錢啊只好喝黃標

來好好的品嚐金門高粱吧!
來好好的品嚐金門高粱吧!

Q:(是真有這麼潦倒嗎…?) 嗯好吧,為什麼會開始喜歡上高粱?

我40歲以前的味覺有大部分是被尼古丁給支配,所以真的戒菸對我對酒味覺提升的一個轉戾點,之前已經亂喝了10幾20年,我們年輕時可是活過李登輝當總統那個輝煌盛世的啊!(意指股市上萬點,收入豐厚,同事朋友聚餐總是瘋狂喝一堆調合威士忌)直到我最近10年才開始對酒有體會。

戒菸之後對於酒精的需求比較大,所謂需求比較大的意思就是,有時候寫稿也很需要酒精,舌頭也變得很靈敏,這時候對於不同的酒款,高粱或是其他的酒,分別度就變得很敏銳。

紅標應該是金門地區的才有配送的高粱,但現在已經滿好買到了。紅標的酒質真的好很多,像我這一款2011年的越放真的越好喝!現在我們來喝看看58度紅標款。

今日搭配高粱的是十分入味的好吃滷味!(加辣更有勁)
今日搭配高粱的是十分入味的好吃滷味!(加辣更有勁)

Q:哇!一喝就不一樣,整個舌頭的感覺都不一樣!比較嗆,但其實還是滿好喝的。

平常很少接觸高粱的我們,從沒有這麼比較過,今天好好地喝了幾杯高粱,另一位夥伴只有在當兵的時候曾被逼灌高粱,若不要以拼酒的角度來喝,發現其實它真的是滿有深度的。

A: 對啊,其實我平常都是喝這種的。但更多人喝的是白標,味道更強一些,所以許多人還沒辦法接受是因為對於白標高粱的既有印象。三節專用款因為考慮到闔家團圓聚餐,所以比較順口,比較friendly,酒精也稍微低一些。(但其實還是有53度,很高啊

Q:那,像你書上說的,喝高粱的時候會聽江蕙的歌嗎?

(找不到現場版的影片,只好請大家服用錄音版的《惜別的海岸》▲ 配高粱 )

 

A:喝高粱配江蕙的歌非常搭,可以試試搭配現場版《惜別的海岸》!

但我今天有件事很想跟大家說,我們台灣對酒有些抗拒,應該是跟飲食文化和生活形態有關。

Q:所謂抗拒是什麼意思?
A:就是例如說像我們現在下午喝酒,可能就會被覺得是一種無所事事啊,但其實像你在歐洲或南美更誇張,其實喝酒已經融入生活了!

Q:除了高粱之外,你心中還有什麼值得推薦的酒嗎?

A:我真的沒有什麼高深的學問,但紅酒我喜歡這一家(Tessellae)。第一,用編輯的立場來看,這酒標很有特色,我喜歡。第二,經過多番測試,法國隆格多克產區的酒最對我的味,就這樣,然後量販店都買得到,不用想太多。

紅酒喜好每個人皆不同,法國隆格多克產區的 Tessellae很對黃總編的味
紅酒喜好每個人皆不同,法國隆格多克產區的 Tessellae很對黃總編的味

Q:以中年大叔的偏見(笑),有什麼建議給年輕人嗎? 飲酒方面。

A:我認為應該要大量去旅行。我個人是覺得現在年輕人去日本跟泰國太多次了(啊勒,是在說我嗎?)你也可以反駁我啦,只是相較之下,可能你們這一代,出國留學,廉價航空都很普及。我是覺得以我特別的飲酒經驗總是跟旅遊有關,應多去些不同的地方,選擇有啟發性的旅行

然後,真的不是因為你去選擇什麼酒,而是因為跟什麼樣的朋友,選擇去什麼地方,吃了什麼食物,經歷了什麼有趣的經驗,你自然就會找到你生命中的那支「飲料」!

基本上我們這種就可以歸類為「人生派」,不能說沒有知識,但比較隨性一點,不一定著重在酒本身,也不是多高貴的酒,重要的是那個活在當下的人生。

 

黃總編的工作室座位後是一整排的雜誌和書籍,書櫃上方則陳列的各種喝完的或正在喝的酒瓶,從日本酒,威士忌,紅酒,台灣釀的酒等都有,他說看似混亂的擺設,其實上面的酒和下面的書都是有關聯的,例如在日本雜誌區上方就是擺著日本來的酒。 人生派的風格儘管不羈,但總是理得出走過的人生脈絡。

 

 

推薦閱讀

威士忌新勢力 – 瑞典 Box Distillery 釀酒師 Roger Melander 專訪

你知道除了蘇格蘭、日本和台灣外,瑞典威士忌也正興起嗎?地處極北,寒暑溫差極大的 Box Distillery 除了天然環境造就出獨特風味外,作風也很具實驗精神,竟把所有配方在網站上大方公開,釀酒師 Roger 首次來台受訪,讓我們一窺這家新興酒廠背後的精彩故事吧~